徐州浩通创业板IPO:第四大供应商注册资本0实缴 参保员工也就1人

  • 时间:
  • 浏览:2

梧桐树下伏

2019年第四大供应商注册资本0年内缴足,参保员工只有一人;主要客户和供应商涉嫌骗税,徐州郝彤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

文本/罗纳德

摘要:徐州郝彤新材料科技主营业务为申请创业板,分为贵金属回收、贵金属基新材料和贸易三个业务板块。2018年,收入和净利润大幅增长,但水、电、天然气总消费量同比下降。上海少师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注册资本100万元,实缴0元。2019年,只有一名员工缴纳社保。2019年向公司供应钯5284万元,成为公司2019年第四大供应商。虽然注册资本是实缴的,参保员工只有一人,但上海少师2019年的营业收入高达7.63亿元。南京董瑞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位列公司前五名供应商,也是公司的主要客户。因涉嫌骗取出口退税被调查,自2019年5月起暂停。2020年6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南京董瑞及其责任人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南京董瑞及其责任人骗取出口退税罪。

徐州郝彤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贵金属回收及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具体分为贵金属回收、贵金属基新材料和贸易三个业务板块。公司前身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2006年7月5日变更为股份公司。公司创业板IPO申请于2020年6月30日受理。

单位:万元

1.2018年,收入和净利润大幅增长,但水、电、天然气总消费量同比下降

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5.06%,扣除非归母后净利润同比增长42.12%,两者都有较大的增长率。但公司今年能源消耗总量全面下降,水、电、天然气消耗总量分别比2017年下降15.98%、5.34%和38.24%。

招股说明书(1月5日提交)第136页披露了报告期内的生产情况。2018年,含贵金属废催化剂实际处理能力同比增长3.19%。从2018年主要贵金属产品产量来看,铂金产量同比下降18.62%;钯产量同比增长530.53%;铑产量为零,而2017年为22.70kg;白银产量同比增长118.49%。

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但总能耗全面下降。如何解释这种异常现象?2018年公司是否采用了先进的节水节能措施和技术?还是2018年贸易收入占比大幅提升会导致收入和利润增加,能源消耗下降?

公司和赞助商应该解释这种不正常的现象。

第二,2019年第四大供应商注册资金只有100万,只有一名员工缴纳社保,供货5284万,营业收入7.63亿

2019年,上海少师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向公司供应了5284万元的钯,成为公司2019年第四大供应商。

lass="art_img_mini j_p_gallery">

上海史邵成立于2017年5月, 2018年就开始与公司合作。

2017年5月才成立的上海史邵,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2018年开始与公司合作,2019年一跃成为公司第四大供应商,是不是挺异常?

深交所也问询了主要供应商注册资本与采购规模、经营规模等是否匹配的问题。招股说明书也披露了对此问询的回复内容:

上海史邵2019年营业收入竟然高达7.63亿元。

笔者进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了解该公司的情况,结果相当震惊,上海史邵只有一名自然人股东郭锋,注册资本不仅只有100万元,而且没有实缴,认缴出资时间是2037年4月9日。2017年社保参保人数为0,2018年、2019年参保人数都只有1人。

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且一分钱都没有实缴,2018年、2019年社保缴费的员工只有1人,竟然2019年能创造7.63亿元的营收,真是奇迹!

三、报告期前五大供应商很不稳定,最稳定的是涉嫌骗取出口退税被立案调查的南京东锐铂业,已暂停运营,供应商集中度远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

报告期,前五大供应商供应的货物都是铂、银(含银原料)、钯、铑、废催化剂。

(一)报告期公司主要供应商的一大特点就是前五大供应商很不稳定,除南京东锐2017年、2018年、2019年都名列前五大供应商之外,只有湖南省郴州市湘晨高科实业在2017年、2018年都名列前五大供应商,供应铂,其他前五大供应商每一年都不一样。

(二)连续3年名列前5大供应商、最稳定的供应商南京东锐铂业,因涉嫌骗取出口退税被立案调查,2019年5月以来处于暂停经营状态

报告期内,南京东锐铂业为公司主要客户及供应商,公司向南京东锐销售银、采购铂。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向南京东锐的销售收入分别为0万元、2728万元、10237万元及0万元,占2019年营收总额的比例为15.74%,占2019年银销售总额的比例高达53.43%,是公司2019年第二大客户。公司向南京东锐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0774万元、21867万元、5193万元及0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2.71%、36.03%、9.06%及0,占同期铂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1.75%、61.22%、46.09%及0。南京东锐因涉嫌骗取出口退税被立案调查,2019年5月以来处于暂停经营状态。

2020 年 6 月 28 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对南京东锐及相关责任人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南京东锐及相关责任人骗取出口退税罪。

报告期内,南京东锐铂业不仅是公司最稳定的主要供应商,也是公司主要客户。公司向南京东锐销售银。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向南京东锐的销售收入分别为0万元、2728万元、10237万元及0万元,占2019年营收总额的比例为15.74%,占2019年银销售总额的比例高达53.43%,是公司2019年第二大客户。

(三)供应商集中度远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

2017 年至 2019 年,公司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前五名供应商采购情况对比如下: 

上表可见,报告期各期公司供应商集中度普遍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