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策略:布局2021年春季躁动应忽略风格类型切换 业绩为王

  • 时间:
  • 浏览:4

【方正策略】如何解读典型复苏年份的春季风潮

资料来源:战略研究

核心观点

1.从2008年开始,在过去的12年中,有5年的宏观背景与现在类似,分别是2010年、2013年、2016年、2017年和2019年,都处于经济复苏环境中。

2.虽然大环境属于复苏,但不同阶段市场逻辑不同。不同的具体阶段最终决定了市场启动前的市场聚焦程度、行业轮换的完整性和后续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的走向。

3.复苏初期:包括2013年、2016年和2019年,经济刚刚略有稳定,处于复苏初期。政策仍有边际放松的可能。市场前期经历了大幅下滑,重心低,没有完全的产业轮换。在市场启动之前,大部分行业在历史上处于较低的地位,有很大的客观修复空间。增长型行业因其更大的灵活性而对货币政策的变化更为敏感,并且往往具有可观的短期收益。

4.中恢复期:典型代表是2017年。虽然经济继续修复,但范围有限。市场继续沿着此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向演绎,政策大幅放松后已经处于探索性回收期。行业间分化加剧。以家电、白酒为代表的白马蓝筹持续上涨,成长型行业持续下跌,市场结构特征明显。

5.后期恢复期:2010年包括2018年,处于典型的后期恢复期。前期市场累积增长可观,政策强势,市场关注度高。行业轮换已经比较完整,后续政策逐步收紧,市场对业绩的要求有所提高。比如2010年,第一季度业绩持续支撑的电子家电板块继续上涨,而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透支表现过度的强周期品种则首先下跌。

6.2021年第一季度处于复苏中后期,更接近2010年。总的来说,在2021年春季躁动的布局中,风格转换这个伪命题应该被忽略。无论是顺周期还是增长,选择个股和板块,降低估值,让业绩称王。

摘要

1.2010年春季动荡不安的主要原因是,在经济复苏的情况下,继续挖掘业绩超出预期的行业。宏观层面:在2009年“4万亿”的强力刺激下,经济持续复苏了整整一年。2010年的Q1,经济处于稳定阶段,全球共鸣的外部振动可以刺激经济增长。政策和流动性水平:2010年Q1,政策释放了刺激退出和严格监管的信号,货币和信贷供应在第一季度转向。2010年Q1的两大紧缩信号主要是密集出台精确而严格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市场层面:在经历了Q1 2010年的下跌后,市场在2月初的表现推动下迎来了小幅复苏。经济复苏推动性能修复成为春季复苏的主要逻辑。自2009年第四季度以来,市场表现显著改善,万德勤A单季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2019年第四季度达到688%,在2010年Q1达到65%。

2.2013年春天,躁动的主线是科技行业周期上涨下的成长股。宏观层面:2013年Q1经济延续了2012年第四季度的复苏势头。在Q1期间,消费略有减弱,基础设施投资和出口的强劲增长推动经济呈现疲软的复苏趋势。政策和流动性:在2012年财政和货币力量的刺激下,2013年的Q1政策发出了紧缩信号,但信贷环境继续宽松。市场层面:2013年春季市场延续了2012年12月底的反弹趋势,并于2月中旬结束,以成长型引领市场。

3.2016年春季,躁动的主线是超卖反弹的成长股和中长期轨道的消费类股。宏观层面:2016年Q1宏观经济企稳回升,新一轮房地产周期的开启成为经济复苏的内在动力。邮局

4.2017年春季动荡的主线是受益于供应方改革和棚改的基础设施、房地产和消费链。宏观层面:Q1 2017延续了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的复苏势头,宏观经济实现内外共振。供应方结构改革的有效性开始逐渐显现,Q1 2017延续了之前的经济复苏趋势。政策和流动性水平:2017年1月,央行开始TLF操作,为市场提供流动性支持,但没有太多有利的政策水平。市场层面:2017年Q1市场在短暂震荡后单边上涨,春季市场从1月中旬开始,最终在3月下旬结束。从风格上看,这个市场是以消费和增长为主导的,这个春季市场分别增长了7.2%和6.1%,估值分别增长了4.1%和15.3%。同时,业绩也有比较优势,增加是估值和业绩共同贡献的。从行业来看,基建地产链表现不错。

5.2019年春季,躁动的主线是全面估值修复,消费增长的两大中长期轨迹表现较好。宏观层面:2019年Q1宏观经济明显好于预期,投资和出口增速带动经济复苏。政策和流动性:货币和信贷的双重扩张给市场带来了充足的流动性,1月4日RRR全面降息点燃了春季风潮。市场层面:2019年初市场处于绝对低位,今年春季躁动的实质是流动性宽松下的估值修复。这一轮春季市场始于2019年1月4日,标志着李克强总理视察三大银行寻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