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真:罗永浩是其实说怎么样样体面?

  • 时间:
  • 浏览:1

原标题:真实:罗永浩真的很正派吗?

来源:三研金融

今天,人们发表了一篇名为《罗永浩 最后一个倔强的人》的文章,向读者详细介绍了老罗这十年的经历。本文从老罗直播“下海”带货还债开始,也详细描述了锤子科技这几年走到最后的过程,最后一一讲述老罗的亲身经历。

作者笔下的罗永浩充满了“唯心情怀”的个人色彩,也赢得了大量读者的赞誉。有网友评论说“老罗虽然追梦不成功,但给了所有追梦人勇气”;甚至有人评论说,看完这篇文章眼睛都红了,被老罗感动得流泪。

罗永浩本人转发了这篇文章,并评论说这是“最接近真相的罕见媒体手稿之一”。

欠债还钱,体面人罗永浩:

已还清4个亿,将拍 《真还传》

老罗作为中国互联网鼻祖的网络名人,从来不缺话题点。从“干净利落地挣钱”到打造“感觉”手机的匠人精神,罗永浩受到粉丝的高度赞扬。

现在的“固执”这个标签,很可能来源于老罗设定的“还债”。

9月23日晚,罗永浩在脱口秀节目上宣布,他的6亿债务已经还清4亿,想在还清后拍一部叫《真还传》的纪录片。

罗永浩的举动一定也是他“固执”的基础。相比下周回国的贾跃亭,负债累累却敢还债的老罗名声不错。

还债很自然。

老罗不愧为“正派人”。

重新定义“体面”

第一,老罗真的还了4亿?

不过,这种“体面”恐怕也只是白费,老罗自己也未必回那么多。

首先,回到2019年11月3日,老罗第一次“受限”的那一天。

当晚,罗永浩发表了一篇题为《一个“老赖”CEO的自白》的文章。在本文中,罗永浩承认,自2018年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欠下6亿债务,老罗签署了超过10亿的个人无限责任保证。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文章提到锤子科技已经还清了约3亿的企业债务,罗永浩也通过各种方式筹集资金帮助公司还清了数千万。

其次,2020年9月23日,老罗在微博上与网友互动时透露,欠银行金额不足1亿元,已还清。

因此,结合这两条信息,我们可以看到,罗永浩的“还清4亿”可能包含了公司在之前的文章《告白》中还清的3亿,即:

2019年:债务总额6亿=2亿多罗永浩被公司清偿个人担保余债10亿多

2020年最新情况:罗永浩声称还清4亿,然后有:

老罗个人还款金额=还款总额4亿元-公司还清20亿元以上=10亿元以上

所以严格来说,罗永浩本人最多可能还了十几亿,相当于个人承担的债务金额。

二、“替罪羊文宏喜”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大多数媒体报道中,在描述一个人的债务时,往往没有债务主体的区分。也就是说,无论是自然人还是由自然人实际控制的公司,一旦出现债务,统称为“一定债务”。

以罗永浩债务问题为例,锤子科技欠6亿,其中老罗个人担保1亿。最近关于罗永浩债务问题的报道都是“罗永浩欠6亿”,但是并没有区分债务的实际构成和债务的主体。

所以,当罗永浩“负债6亿”的问题被深挖的时候,很多事情浮出水面。

通常“锤子公司”不仅仅是一家公司,而是由分布在北京、上海、成都的几家公司组成的“集团”。

其中,北京有:

锤子软件(北京)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温宏喜

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温宏喜

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罗永浩

成都地区有:

锤子科技(成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温宏喜

成都锤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罗永浩

成都王业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昌呼吸科技(成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温宏喜

在上海,有:

锤子科贸(上海)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温宏喜

这些公司原来的法定代表人都是罗永浩,但到2018年底,大部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换成了文宏喜。

目前以老罗为法人代表的公司只有两家,分别是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和成都锤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其余的都是文宏喜。

法定代表人变更时,公司债务仍然存在。那么,一旦发生债务危机,法定代表人必须承担责任。

罗永浩退出一系列锤子科技相关公司后,自然避免了公司债务问题。这一点也可以从罗永浩和文宏喜所承载的“限高令”中看出。到目前为止,罗永浩没有限高单,但文宏喜有近40张“限高单”。

正派的人自然要还钱,但是在债务来之前,他们忽略了自己的责任。不知道这样是否得体。

老罗真的体面吗?

关于罗永浩是否正派的问题,知乎有网友列举了十个关于锤子公司债务纠纷的案例,并得出结论,老罗不仅不光彩,还是个“鸡贼”,三言金融专门挑选了部分案例进行验证。

一、微信官方账号图片侵权案

本案是原告杭州鹅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侵犯网络信息传播权纠纷案。

原报道称,锤子科技于2015年10月28日未经原告许可,在其社交平台上使用了原告享有专有权的一幅摄影作品,因此起诉法院。

但锤子科技认为,文章涉及的内容是为了说明摄影作品的独特性,出处已经在文章中标注;锤子科技强调,因为锤子科技的订户范围广,文章阅读量已经超过10万。通过推送文章,所涉及图片的作者扩大了知名度,实际上属于受益者。

最后,法院判决被告锤子科技赔偿原告杭州鹅湖文化传媒1000元,并支付原告的诉讼费和公证费。

评论:为侵犯知识产权辩护是如此新鲜和精炼,以至于正派的人做的事情真的不同。

二、锤子科技拖欠装修款案

本案是原告四川康宏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宏公司)与被告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锤子公司)和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锤子公司)在装修改造合同中发生的纠纷。

原告康宏公司起诉锤子公司和北京锤子公司共同支付项目款73.35万元及滞纳金。

2017年9月1日,康宏公司与锤子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康宏公司承接西南大厦8楼、世贸中心15楼的办公装修工程。

2017年12月7日,锤子公司、北京锤子和康宏公司在世贸中心和西南大厦签署了两份《主体变更补充协议》,同意将原协议项下锤子公司的权利和义务转让给北京锤子。

2018年6月,康宏公司向北京锤子发出项目最终增加竣工结算申请。

2019年3月6日,康弘公司与北京锤子签订《债务处置协议》,北京锤子欠康弘公司该项目共计73.35万元。

对此,锤子公司并未参与抗辩,而北京锤子认可康宏公司的工程款支付请求权,但不认可北京锤子应支付违约金。

法院最终裁定,康弘公司分别与锤子公司、北京锤子公司签订的《装修协议》、《主体变更补充协议》、《债务处置协议》是各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因此,本案涉及的项目资金应由北京锤子承担。法院判决北京锤子向康宏公司支付该项目73.35万元,北京锤子应支付

值得注意的是,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罗永浩,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温宏喜。所以客观来说,这个装修合同是罗永浩签的,但债务最终还是文宏喜负责。

二、本案中,原告康宏公司要求北京锤子与锤子公司共同承担债务,辩称锤子公司不能证明其财产独立性,应承担责任;此外,锤子公司和北京锤子之间存在人员和财产的混淆。锤子公司和北京锤子利用关联交易将利益归属于一方,但费用由北京锤子承担;而且锤子公司是北京锤子的唯一股东,锤子公司对北京锤子的过度支配和控制,损害了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北京锤子将福利转移给锤子公司。因此,锤子公司和北京锤子对康宏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但根据北京锤子提供的2018年度审计报告,法院认为锤子公司和北京锤子是独立的法人,双方都有独立的财务会计制度,两者之间不存在大锅饭。所以只有北京锤子要承担债务问题。

评论:这不就是“王侯狸猫”吗?体面!

三、锤子数码欠费案

本案是原告南京妙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妙策)与被告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锤子数码)和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锤子科技)之间的纠纷。

原告向锤子数码和锤子科技提出上诉,要求支付人民币86.76万元及相关违约金。

2018年4月26日,南京妙策与锤子数码签约《户外广告发布合同》,锤子数码委托南京妙策发布《坚果手机品牌推广及推广广告》内容。2018年4月23日至2018年5月22日出版期间,锤子数码不得不支付总广告费86.76万元。但南京妙策履行合同后,锤子数码并未付款。并且原告认为,锤子科技作为锤子数码的唯一股东、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身财产,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对此,锤子数码辩称,认可应支付南京妙策公司的广告及相关费用,因经营不善无法支付;锤子科技辩称不同意南京妙策的诉讼请求。合同由南京妙策和锤子数码签订,相关费用由锤子数码支付。锤子数码和锤子科技有限公司是独立法人,应独立承担民事责任。

最终法院判决锤子数码必须向南京妙策支付广告等相关费用。

三字财务调查发现,锤子数码的法定代表人也换成了文宏喜,而锤子科技的法定代表人是罗永浩。本案中,根据锤子数码和锤子科技提供的审计报告,法院认为锤子数码和锤子科技不存在火锅等违法违规行为。审计报告证明,锤子数码公司的资产是相互独立的,没有混淆。

此外,南京妙策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锤子科技与锤子数码存在火锅现象,故驳回其主张锤子科技应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

所以类似案例2,广义上罗永浩的坚果手机享受广告服务,但相关宣传费用最终由文宏喜承担。

评论:真心疼文宏喜。

第四,锤子科技拖欠一号店案

本案是原告新海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即一号店经营者,以下简称新海公司)与被告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锤子科技)之间的纠纷。

原告请求锤子科技返还逾期预付款262万元及利息损失。

2016年10月24日和2016年11月8日,新西兰计划向锤子科技预定锤子品牌手机,并根据销售模式提前垫付262万元。但在纽威与锤子科技沟通澄清细节时,因锤子科技销售人员离职等变动未能达成一致。纽威公司预见短期内无法与锤子科技达成协议,要求对方返还预付款。

本案中,锤子科技提出了管辖权异议,法院已将案件移送。

但本案中,一号店与罗永浩的法定代表人锤子科技签订了协议,所以罗永浩逃不了欠款,但不知道老罗有没有还钱。

评论:一号店可能当时就发现老罗不靠谱,回头了。

V.罗永浩质押股权案

本案是原告珠海嘉德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德公司)与被告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锤子数码)之间的纠纷。案件立案后,嘉德公司申请增加罗永浩为共同被告。

嘉德公司声称要求锤子数码支付购买价款1098万元,并支付相关利息费用;另外,要求罗永浩承担锤子数码支付义务的连带责任。

2017年10月23日至2018年6月25日,锤子数码向嘉德公司发出购买手机电池的订单。双方同意在开具发票后60天内付款。收到订单后,嘉德公司向锤子数码提供了产品,直至2018年10月28日,并提供了增值税专用发票。最后一次计费时间是2018年11月27日,锤子数码支付了部分款项。

2018年11月1日,锤子数码发出《付款承诺函》,确认截至2018年12月1日,锤子数码欠款1086万余元,并承诺在2019年3月22日前分期付清。同时,双方同意仍有超过人民币11万元的款项未在《承诺函》中反映,因为在付款时尚未到达。

2019年1月21日,锤子数码与嘉德公司签订《债务处置协议》,就双方债权债务达成协议。第1.1条规定,锤子数码与监护人公司在原合同协议项下合作产生的债务确认为人民币1098万元(即原债务)。

第2.1条规定,锤子数码将于2019年1月31日前向嘉德公司支付329万元。如果锤子数码未能如期付款,本协议无效,各方仍按原债务情况执行。

第2.2条规定,监护人公司同意将剩余未偿债务768万元的支付期限延长3年,至2022年1月31日。

第2.3条规定,各方同意罗永浩以其持有的锤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股权和公司当期股票的公允价格为基础,以与剩余债务同等价值的嘉德公司股权进行质押。罗永浩单独签署《确认函》,确认其在本协议项下的义务。

但最终锤子数码和罗永浩未能履行还款义务,未能质押股份。

对此,锤子数码认可欠款金额,但认为《债务处置协议》已经到期,是因为锤子数码未能实现2.1条的约定。

罗永浩辩称,他没有签署《债务处置协议》,该《协议》是一份有无效宣告条件的合同,因为锤子数码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付款。

法院最终裁定,锤子数码需向嘉德公司支付1098万元欠款及相关利息费用。

本案中争议最大的是《债务处置协议》第2.1条的约定,使罗永浩能够利用“股权质押”成功延期欠款。然而,由于协议中的“文字游戏”,嘉德公司最终一无所获。

同时,有趣的是,本案中,嘉德公司提交了罗永浩发表的《一个“老赖”CEO的自白》文章,证明罗永浩承诺偿还公司全部债务。但在庭审过程中,锤子数码和罗永浩认可了这篇文章的真实性,但不认可证明的目的。认为本文提及的公司不是锤子公司,不构成

越查锤子公司相关的债务纠纷,越发现“罗永浩把锅给了文宏喜”。或许从法律的角度来说,不再是企业法人的罗永浩并不一定要承担那些债务。但从大众价值观来看,锤子公司与罗永浩本人的关联度很高,不存在罗永浩或锤子的概念。

罗永浩对“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嘲讽层出不穷,但客观上老罗确实屡败屡战,无愧于“倔强”的称号。

三个字的财经文章百分之九十都是基于法院判决。这些病历中的罗永浩会被评价为“最不准确的媒体稿件”吗?

欠下巨额债务还钱总是好的,但是老罗配得上“正派”“顽固”这种人吗?到目前为止,成都投资的6亿元人民币的去向一直是个谜。这笔钱是纳税人的血汗钱。体面人罗灿永浩回答?

你觉得罗永浩体面吗?

作者|哆啦a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