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丰台长辛店镇辛庄村党总支原书记石凤刚 征地拆迁中获利5.8亿

  • 时间:
  • 浏览:13

原标题: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新庄村原党支部书记傲慢村霸石凤岗参与了严重违法违纪行为分析

徐树成,王超,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

原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新庄村党支部书记、原村委会主任石凤岗,2008年进入新庄村村委会,分管联防队;2010年起担任新庄村委会主任,期间通过伪造材料非法入党;2013年通过拉票受贿当选新庄村党委书记,兼任村委会主任、村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人。

2020年9月14日,石凤刚因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贪污腐败等15项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全部财产。21人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至1年零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和罚金,其中包括他的儿子石杨和妻子赵书廉。石凤岗等人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20年10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石凤岗的上诉,维持原判。

11月13日,北京召开“以案为鉴,以案促改”警示教育大会,史凤刚一伙作为警示教育片的“主角”被告知并曝光,成为北京涉黑、涉恶、涉纪、涉法的典型。

善于伪装的双面人,甚至被捕后,也有村民因为辩论而打架。

石凤岗被俘后不久,笔者来到新庄村村民活动室,发现墙上挂着数十条横幅,歌颂石凤岗的“功绩”。

“石凤岗在新庄村被抓,造成很大震动。一些不知道真相的村民想知道为什么抓到这么好的干部。”丰台区纪委监察干部李瑞明说,甚至有两个村民在公交车上大吵了一架,因为他们争论史凤刚是好人还是坏人。

一个长期作恶的黑社会“大哥”是如何成为一些村民眼中的“好支部书记”的?

新庄村是长辛店镇的一个行政村,位于西五环外的丘陵地带。它有三个自然村,2700多名村民,生活并不富裕,居住地分散,信息相对封闭。一方面,石凤岗带着村民代表出行,给村民分发米面油,赢得了民心;另一方面,他在村民面前保持低调,从不炫耀自己的财富。

很少有人知道,石凤岗在村里有一栋20多亩的豪宅,建筑面积一万多平方米。这座宫殿般的豪宅里有700多万现金和30多公斤重的金条。衣帽间里奢侈品琳琅满目,高档烟酒充斥仓库,KTV、游泳池等娱乐健身设施一应俱全。

办案人说:“石凤刚是典型的两面派。他平日穿的是朴素的衣服,但他府邸的雕花衣柜里却堆满了各种貂皮大衣;开着村委会的帕萨特轿车,却有二十多辆豪车停在豪宅的停车场;村委会办公室简单朴素,但在个人书房里,名人字画随处堆积,各种贵重手工艺品摆满了书柜。”

与此同时,石凤岗还聚集了一批社会闲散人员,指使或纵容他们威胁不服从他们管理的村民,而他则躲在幕后,不肯轻易出面。一位原村委会工作人员说:“石凤岗买了几十台录音笔监视村民。知道真相的村民中没有人敢说他不好,因为他不知道哪一句话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石凤岗高超的“演技”让很多村民蒙在鼓里,直到被抓,有些人对石凤岗一无所知

史凤刚在村里挥金如土,玩弄权术,他的妻子赵亦步亦趋,被村民称为“太后”。石凤刚为了维护“家法”,让儿子石羊顺利成事,故技重施,通过各种方式安排大学刚毕业的石羊加入党组织,安置他为村“两委”成员。他还通过一路拉票贿赂,让石羊当选丰台区人大代表,把他包装成村民眼中的“政治明星”。而这个“明星”长期养着一群打手,打架欺负,被他“教训”过的村民,敢怒不敢言。

垄断村务大权的石凤岗更是肆无忌惮。他以防火为名,把村西边几十亩林地改造成私家园林,修建亭台楼阁,挖人工湖,修建蔬菜大棚供私人享用,把整座山变成了自己的后花园。

石凤岗为了满足日益膨胀的贪欲,通过断水断电、门前挖沟、收取过高的环卫费等手段,迫使村里租地的村民将土地工厂等资产低价转让给自己。其中一位,70多岁的彭叔叔,被围堵压得喘不过气来。他突发脑溢血瘫在院子里,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低价夺走他的土地。据调查,石凤岗在征地拆迁中攫取了总计5.8亿元的巨大经济利益。

2017年,新庄村因板岩山边界问题与周边村庄发生冲突。之后,史凤刚亲自执导了《荔微剧》。其妻赵趁机组织数百名不知真相的村民包围长辛店镇政府,致使镇政府六小时无法正常工作。石凤刚在围堵现场唱《红脸》,假装调解矛盾,催促村民早点回家。村民回村后,他在村委会公开召集参与围堵的关键成员,当场总结“经验”。

奇怪的是,长辛店镇党委面对围堵,既没有向上级党委和纪委报告,也没有对此事进行彻底调查,也没有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就草草了事。

丰台区常委、区纪委书记、监察委员会主任李表示,镇党委忽视了对村里“两委”的管理,一些乡镇党委甚至对所谓的“狠人”、“能人”治村视而不见。正是这种纵容,导致石凤岗这样的农村基层领导逐渐变得强大,甚至成为恶势力。

“石凤岗一伙能把‘黑’洗成‘白’,把‘黑’养成‘红’,用暴力和‘软暴力’达到其政治经济目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有能力非法混入党组织。”调查人员表示,基层发展党员的程序不严格、不规范,客观上为石凤岗安插亲信、发展党员提供了便利条件。归根结底,是基层党组织没有全面严格地管理好党的主要责任,没有认识到宗族势力把持基层政权的严重后果。

管理党是松散和软弱的,最终它只会承受后果。长辛店镇党委通报了问责情况,长辛店镇两名党委书记分别被开除党籍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长辛店镇原纪委书记受到党的严重警告并被解除领导职务,40多名党员干部受到纪律处分和组织处分。

争取干部,追求“最佳成本”,能找到直接经办人,就找不到科长。能找到科长就找不到主任

据调查人员称,的特征之一

丰台区森林公安分局刑侦局原局长张就是其中之一。张刑侦处负责维护辖区内社会治安和保护森林资源,而新庄村有大片林地,正好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在得到石凤岗的“好处”后,张纵容并拒绝查处石凤岗等人多次破坏森林资源,致使100多亩林木被毁的违法犯罪行为。石凤岗等人还利用受损林地修建了许多违章建筑,用于骗取巨额拆迁补偿。

同时,石凤刚还不忘“还礼”,让张的妻子低价承包了莘庄村的一大片林地。2010年至2011年,石凤刚利用职务之便协助政府征地拆迁安置,并与张合作隐瞒其妻子在承包林地上的违法建筑已被北京市国土资源局丰台分局行政处罚并要求拆除的事实,共同诈骗房屋、停产停业补偿费1800多万元,归张所有。然而,即使是这样一个“铁哥们”,善于算计的石凤刚事后也从张的妻子那里收了600万。

针对石凤岗案在监督重点行业和重点领域基层“微权”运行中暴露出的不足和漏洞,北京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将深化“打伞破网”工作,加大对重点案件的查处和监督力度,同时强化案镜结合,以案促改,完善体制机制,堵塞管理漏洞,推进长效治理。

用定量方法进行定量分析

经审查调查,石凤岗存在以下违法犯罪嫌疑问题。

违反党纪方面: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则,在党内从事走私、结党、培养个人势力等非组织性活动,通过利益交换、为自己造势等活动获取政治资本,对党不忠不诚,两面派,不按规定向组织请示报告重大问题,组织利用宗族势力,破坏党的基层组织建设,控制基层政权。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以检查为名变相公款旅游的;严重违反组织纪律,擅自改变党组织重大决策,个人决定重大事项,在党内选举和法律规定的投票活动中进行拉票、助选等非组织性活动,违反规定发展党员的;严重违反廉洁自律,纵容、默许配偶、子女利用职权谋取私利,利用职权、影响力为亲属及其他特定关系人谋取利益,向执行公务人员赠送明显超出正常对等的礼品;严重违反群众纪律,利用宗族、恶势力压迫群众的;严重违反工作纪律,干预和干预建设工程承包、集体资产承包和租赁等。严重违反生活纪律,生活奢侈,寻欢作乐,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在涉嫌犯罪方面,石凤岗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阻挠军人执行公务、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故意损坏财物、非法占用农用地、串通投标、贪污受贿、贿赂非国家工作人员、贪污受贿。

2019年5月20日,丰台区纪委常委会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决定开除石凤岗党籍,并对其涉嫌犯罪移送审查起诉。

2020年9月1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师F案作出一审判决

第二十七条党组织在党纪审查中发现党员有贪污、受贿、玩忽职守等刑事违法行为涉嫌犯罪的,应当给予撤销党的职务、缓刑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第五十二条参加团伙、走私党、结伙、培养私人势力或者通过利益交换、制造声势等活动获取政治资本的,给予严重警告或者开除党籍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缓刑或者开除党籍。

第五十六条组织或者利用宗族势力对抗党和政府,阻碍党和国家方针政策、决策部署的实施,破坏党的基层组织建设的,处缓刑或者开除党籍。

……

第六十三条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拒绝执行或者擅自改变党组织重大决策,或者违反议事规则,由个人或者少数人决定重大事项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观察党的处分。

第八十二条纵容、默许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和身边的其他亲属、工作人员利用党员、干部自身的权力或者职务的影响谋取私利,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撤销当事人资格或者对当事人进行检查;情节严重的,开除党籍。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第三百八十二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贪污、盗窃、诈骗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占有公共财产的,是贪污罪。

……

第三百八十五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