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飘摇的华谊兄弟:《金刚川》票房遇冷 3年净资产收益率为负

  • 时间:
  • 浏览:6

来源:诗歌与星空

原标题:风雨飘摇的华谊兄弟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疫情影响全球经济,很多行业损失惨重,影视行业就是其中之一。华谊兄弟作为影视行业的大哥,也不能幸免于这场疫情。

华谊兄弟成立于1994年,最初是一家知名的民营娱乐公司。2009年登陆创业板,一度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

一、2020年业绩

1.收益性

最近三年,华谊兄弟的荣耀渐渐褪去,交出的成绩单惨不忍睹。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收入11.07亿元,同比下降31.51%。净亏损3.26亿元,同比增长50.03%。

数据源:Flush ifind?资料整理:诗歌与星空

虽然8月上映的电影《八佰》票房成功超过30亿元,但华谊兄弟第三季度实现季度营业收入7.83亿元,同比增长45.02%。但华谊兄弟参与投资的《金刚川》票房却很冷。

受疫情影响,2020年1-7月没有电影上映,华谊今年第四季度的表现依然需要盈利。

2.净资产收益率

华谊兄弟近五年盈利能力和偿债能力主要指标如下,情况不容乐观。

净资产收益率反映了股东权益的收益水平。指数值越高,自有资本获取净收益的能力越强。

肉眼可见,华谊兄弟最近三年净资产收益率为负,甚至在2019年跌至历史最低水平。

3.偿付能力

一般来说,流动比率在2左右,反映公司偿付能力较强,而华谊兄弟的流动比率近五年从1.7降到了0.7,偿付能力非常弱。

现金流量比率代表可用于偿还流动负债的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如果低于0.5,说明公司现金流紧缺。华谊兄弟的这个指标在2017年和2020年都是负值,说明公司现金流非常紧张。

第二,多元化发展带来的风险

1.吕雯房地产

华谊兄弟从2011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投资文化旅游地产项目,计划在14个省投资建设20个电影城,宣布“影视真人秀”路线。截至目前,已陆续投入1000多亿元。

与当地房地产企业合作,采用所谓的“轻资产”模式,就像是一条喉咙,经营收入下降的速度就像坐过山车。根据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第三季度品牌授权和实娱的报告,营业收入分别为2.5848亿元、1.4954亿元、3467万元和5445万元,似乎离华谊兄弟最初的梦想越来越远。

华谊兄弟最初坚持品牌授权,收取园区运营分成和项目投资收益,梦想100个园区有100亿。但实际情况是文化旅游地产初期投资比较大,很多现实生活项目进展缓慢。目前只有4个项目在运营,其他项目还很远。

华谊兄弟,这几年似乎远离影坛,对做文化旅游地产充满信心。这个板块的毛利率比较高,但同时也存在较高的负债率,未来发展前景不明朗。

2.网络娱乐

华谊兄弟的另一个主营业务是互联网娱乐,主要包括新媒体、网络游戏、粉丝经济、VR技术等。

近五年来,华谊兄弟一直在年报中强调,对粉丝经济和网络游戏未来发展非常看好。但是,纵观这一行业近五年来的成绩,似乎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好。

数据源:Flush ifind?资料整理:诗歌与星空

3.工业投资

让我们来看看商业环境

更让人惊讶的是,华谊兄弟在2019年处置了三家子公司,其中两家居然亏本出售。出售GDC公司,亏损1.35亿;处置浙江东阳郝汉影视娱乐有限公司部分股权,亏损6900万元。

GDC是华谊兄弟自2012年起逐步收购的公司,主要从事数字电影放映专用电影服务器的开发、生产和销售。GDC也是近三年华谊兄弟旗下少数盈利的公司之一。

数据源:Flush ifind?资料整理:诗歌与星空

但由于华谊兄弟近五年经营活动现金流紧张,负债率超过50%,偿债能力较弱。华谊不得不收缩业务,通过出售子公司来收回投资,以获得短期现金流。

三、华谊兄弟的“明星”业务

从公司近几年的各项资产减值损失来看,2018年净亏损10.93亿元,商誉减值损失成为突破华谊兄弟净利润的最重要因素,计提金额9.73亿元,占比70.41%。存货跌价准备计提1.89亿元,占比13.65%。

但2019年公司净亏损39.6亿元,仅长期股权投资减值亏损18.73亿元,占比70.41%,成为亏损的主要原因;商誉减值准备继续发酵,计提5.99亿元,占比22.5%。

数据源:Flush ifind?资料整理:诗歌与星空

2018年商誉减值的几家影视公司中,浙江长生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张国立的一家公司)是华谊兄弟2013年收购其70%股权的公司,收购时支付对价2.52亿元。而浙江长生的评估净资产仅为700万元,确认商誉高达2.45亿元。绩效承诺期为5年,仅2016年绩效未能达到承诺目标。

2018年,恰逢履约承诺协议到期,华谊兄弟立即为浙江长生影视计提商誉减值2.42元。但资产组的选择和计算过程在年报中并没有详细披露,难免会产生利用商誉“洗个大澡”的嫌疑。

然后,2019年,浙江长生影视有限公司剩余商誉净额全额计提减值准备。截至目前,原合并形成的2.45亿元商誉已在2年内核销。真是太棒了,走得快!

同样的情况,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冯小刚的一家公司)于2015年被收购,形成了10.47亿元的巨额商誉,业绩承诺期为5年。但由于2018年业绩承诺目标未完成,计提商誉减值3.02亿元。2019年,实现业绩承诺目标,并计提商誉减值3.6亿元。

视觉上,这是2020年一笔核销完成的节奏。看来2020年华谊兄弟的净利润又要经历一次大的波动了。

2015年华谊兄弟收购东阳美拉时,支付对价10.5亿元,通过借贷和发债筹集。

根据2016年年报,华谊兄弟的短期和长期贷款及债券总额近50亿元,利息支出2.37亿元,是2015年利息支出的两倍多。

但即使东阳美拉五年业绩承诺没有兑现,也只会赔偿6.74亿元。与华谊兄弟支付的10.5亿元相比,也是稳定盈利,涉嫌利益转移,严重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

实际上,2019年计提的减值损失比例最大的是长期股权投资准备,其中对英雄互娱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占比相对较大,减值金额为12.51亿元,接近公司初始长期股权投资原值的一半。其次,广州韩隐科技有限公司计提减值准备4.77亿元,接近公司初始长期股权投资原值的74.07%。

然而,在

今年8月和9月,证券交易所发出了两封询问信。请华谊兄弟回复库存和应收账款的后续问题,以及其他应收款、预付款、资金链紧张的问题。

9月11日,华谊兄弟回复关注函【2020】369号,并写了几大张纸说明存货明细及应收账款坏账计提原因,回复称正在与大华审计师保持积极沟通,实质性审计程序仍在进行中。

四.摘要

2019年财务报告的问题至今没有解决。华谊兄弟仍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股东频繁减持、股权质押等负面消息。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王、已质押股份687,346,221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2.75%。

目前华谊兄弟的净商誉为5.95亿元,其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的净商誉为3.85亿元,占全部商誉的65%。

华谊兄弟在半年报中披露,东阳美拉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475.17万元,公司很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前核销对东阳美拉的剩余商誉。

第四季度,华谊兄弟尚未公布新电影上映计划。看来今年还是一个“赤字”字。

主编:陈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