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脸支付,“一本万利”的美梦?

  • 时间:
  • 浏览:48

先付一笔费用,卖完机器和工具后,你就可以躺下来,从商人的流水中赚取利润,月收入几万?这样一个创造财富的故事正在网上流传,但支付宝和微信已经宣布没有独家代理,也没有代理费。不要被二手经销商愚弄。

全文3352字,阅读大约需要6.5分钟

新京报记者程主编陈力

刷脸付款分配骗局背后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梦想。先付一笔费用,卖完机器和工具后,你就可以“躺下来”赚取商人流水的利润,月收入几万。在QQ和其他平台上,仍然有很多人讲述这样一个有利可图的故事。他们称之为“创造财富”的工具是去年刚刚流行起来的刷脸支付设备。

为了了解其背后的分销逻辑,《新京报》记者最近加入了几个与刷脸支付相关的QQ群。某QQ群的苏州代理商小银(化名)表示,他们销售刷脸支付设备时,需要收取19800元的初始费用,然后提供技术和培训等服务。然后他们可以半价得到设备,加盟商也可以抽取0.18点商家的自来水。如果一个商人每天经营10000元,50个商人将得到320000元的利润分配,每月收入将超过25000元。

这次晋升是正态分布还是诱导加入?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支付宝、微信等机构已经宣布,刷面支付不收取独家代理或代理费。每个人都可以申请成为一个直接的服务提供者,并且没有必要通过“二手贩卖者”加入。根据一些支付机构人士的分析,并不排除一些一级代理拿出库存并招募下线,以此来识别是否是异常分布。一个是看他们是否只谈论特许经营费,另一个是看他们是否承诺高额现金返还,同时,他们应该注意设备的真实性。

尽管今年疫情爆发,线下支付交易有所萎缩,但小银表示,刷面支付的市场接受度远高于去年,而机具的推广效率也比去年高出50%。

“盈利”合作模式:

初始费用为18,000英镑,设备以半价=每年320,000英镑开发50个商家

“推广面付费与以前的营销POS机没有太大的不同。只要你有心买单,你就可以尽快打开市场。”日前,记者咨询了刷面支付设备代理商作为POS机的二级代理商。小银说,他们有自己的土地推广和技术研发团队,他们正在不断招聘刷面支付推广代理。初装费19800元,是疫情下的“优惠价”。第二年的续费为第一年合作费的30%。

据她介绍,在技术方面,刷面支付比POS机要求更高,主要是收银机系统的落地和对接技术,因为不是每个商户都有自己的收银机系统,但她的团队可以在安装期间提供技术培训和远程协助;就成本而言,与接近0的扫描码支付相比,刷脸支付设备通常要花费数千美元,但其设备价格可以减半至700元和800元。

为什么价格这么低?记者被告知,该队还获得了"二手设备"。小银说,“去年是刷面付款的第一年,市场对这个项目很乐观。一些公司用它来吸引投资,所以他们储备了很多设备,但是他们没有登陆或者做市场,设备是空的。正当我们的职业付钱的时候,他们从他们那里买下了它。它可以保证是官方设备,质量没有问题,序列号(相当于设备标识号)可以转移到自己的名字。”

设备费用不包括在开办费中,按提取的设备数量结算。她强调,二手设备不会被他人使用,而且低价更容易被商家接受,这也有助于合作伙伴以最低的成本变相打开市场。

该设备不仅以低于官方价格的价格出售,而且可以加入其销售链,也可以

“也就是说,商家刷1万元,你拿走18元分润。我们根本不扣除它。”小银进一步计算了记者的账户。按照一个商人每天10000元的流量,利润分配是18元,30天是540元,12个月是6480元。“在地面上付钱是不好的。一年做50个商人应该没问题,否则就没意思了。”据测算,一年利润分配32万元,月收入超过2.5万元,特许经营费1.8万元,外加设备费3.5-4万元。

在QQ平台上,有很多像小银这样的代理。刷面付款的招商代理集团的一些简介比较“有吸引力”,比如“多种盈利模式,实现创业赚钱的梦想”,“发起人的被动收入每年超过1000万,现在刷面付款已经来了,你想把握还是错过?命运掌握在你自己手中”等等。

刷脸付——再付一次革命

已经有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跑步者在跑道上

刷脸付款被认为是一场付款革命。目前,跑道上有许多跑步者。2018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先后推出了“嘿”和“青蛙”刷脸设备;2019年,银联的云端支付应用也推出了刷脸支付服务。

虽然今年的疫情按下了刷面支付线下推广的“减速按钮”,但小银表示,市场接受度较高,整体推广效率有所提高。“到目前为止,我们在苏州已经开设了500多家店铺,其中300家今年已经停摆,工作效率比去年提高了50%。去年,基本上经营10家店铺可能有7、8家被拒绝,但今年,经营10家店铺,几乎有5家可以在第一次沟通中被接受。”

小银说,随着科技的发展,如果你不改变你的想法,你的商人就会被别人偷走。

刷支付站的脸是业界的共识。易观国际支付分析师王鹏波告诉《新京报》,互联网的本质是集中流量。随着线上线下的开放,曾经被认为过于分散的线下流量变成了战场。什么争论?付款是最好的切入点。当所有行业都处于数字化转型的前夕,支付是信息化最重要的部分,也是最好的切入点。特别是,能够自然控制该领域并接触商家的线下收购机构拥有巨大的先发优势。

以前的二维码支付是否不够?王鹏波认为这还不够。差异化竞争需要开辟一个新的战场。随着5G时代的到来,实现了多屏合作,一屏的业务变成了多个端口的集合。

上游财经专家顾问蒋涵表示,刷脸付费的积极因素包括:在疫情期间,大多数企业和政府开始全面推广服务互联网,对身份识别的要求进一步提高。如果你想在家处理事务,刷牙反而成为最好的解决办法。很多业内人士也提到,刷脸支付的最大特点是更方便,不用拿出手机就可以完成支付。

辨别真假“两个贩子”

行业:只谈特许经营费,承诺高额现金返还等。

也有许多新的骗局随风而来。自去年以来,报纸上出现了揭露在推广刷面支付中的金字塔计划的文章,警方也发出了警告。例如,今年6月下旬,广州市公安局发出通知,称刷脸芝罘(广东)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传销,警方已对该公司负责人李及相关人员进行了查处。

该公司的金字塔计划包括高初始费用、高广告利润分配和高直销奖励。其中,在加盟方面,投资者可以通过缴纳1万至10万元不等的加盟费,成为地区、市、省的代理商。代理商可以享受自己代理商设备交易流量的0.21%到0.25%不等的费率,利润分成由支付宝给代理商。

支付宝和微信都在2019年10月宣布或公开警告媒体。对于公司来说

在声明中,支付宝还总结了三个主要的欺骗手段。一种是冒充官员,邀请商家参加所谓的线下招聘会议,或者参观他们的公司;第二,过度承诺和夸大其词通常会诱使企业以夸大的利益参与,如“轻松进入数百万年”、“成为地区代理商享受独家分红”和“享受100亿元的官方补贴”;第三,收取较高的初始费用。支付宝表示,所有企业都可以在天猫旗舰店购买蜻蜓设备。

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告诉《新京报》记者,支付宝微信已经在多个渠道发布,面对面支付没有独家代理或代理费。每个人都可以申请成为支付宝微信的直接服务提供商,不需要“二手贩子”的加入,从而造成不必要的纠纷。

根据王鹏波的分析,传统的做法是真正拉一个团队来推广运营业务,把它推广到线下的商家,而服务提供商有一定的资质,并按设备付费。如果你来了,说你想为特许经营权支付多少钱,吸引人们参观展览,并保证你一年有多少钱,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诱导加入。

小银提到的“二手设备”现象存在吗?一位来自支付机构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不能排除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一些一级代理商在促销中遇到一定的阻力,可能导致压货和压款的问题,而刷面支付设备的成本相对较高,压10台可能要几万美元。为了筹集资金,一些代理商可能会通过招募和加入来消化库存。

然而,这位人士还提醒说,分配模式理论上是分配货物并从分配中获取利润,而不是分配所谓的名称,如“省级代理人”、“市级代理人”和“地区代理人”。理论上,只收取特许经营费而不谈商品是有问题的。

“作为代理商应该考虑的是,是否有真正有需求的商家作为我们促销的目标,我是否可以自己获得商家数据,我需要刷多少笔才能获得补贴等。”这位人士说,他还应该警惕一些所谓的“高回笼”,比如正常回笼到100元,有些代理商可以回笼到200元和300元,这实际上是由代理商操作的;我们应该更加警惕,一些组织得到一些所谓的设备来建立系统,而实际销售的设备可能是假冒商品。